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史

保定故事寡妇桥的传说

时间:
2022-05-22 16:52:49
发布者
admin

摘要: 保定故事寡妇桥的传说

       在河北古城保定西下关,有座古老的石桥,叫“寡妇桥”。也有人认为寡妇桥位于以农大西门以北的木桥,此木桥1963年发大水已冲垮。现己修为水泥桥。无论是哪座桥,寡妇桥的故事己流传多年。

9b3d5e676ee745a988eb1bd9c060b041

       这里原来没有桥,一亩泉河水(也有的说是白草沟)常年不断流,在其北岸有座寺院,叫灵雨寺(也叫凌云寺,现八中位置),南岸住着几户贫苦的人家。其中有一家姓刘的年轻寡妇,孩子不满三岁,就死了丈夫。真是寡妇苦,寡妇难,寡妇泪水赛黄莲。站在人们前低三辈,满腹委屈对谁言?苦水往肚里咽。旧社会你要借债不还,财主就来逼债,遇上天灾人祸,兵荒马乱,刘寡妇的日子就更苦了。人说寡妇门前事非多,西关那儿有一帮子花花公子,地皮无赖,看见刘寡妇长得年轻漂亮,常来调戏欺凌。

       有一天,刘寡妇抱着孩子去给死去的丈夫上坟,走到半路上,一个花花公子带着一帮无赖围了上来。先是调戏,后来竞动起手来,刘寡妇大喊救命。北岸灵雨寺的一个年轻和尚听到有人喊救命立即跑了过来,三拳两脚打散了这帮无赖,救出了刘寡妇。和尚把几天化缘的一口袋粮食,送给了刘寡妇。刘寡妇说什么也不要,和尚说什么也要给。刘寡妇只得接过粮食,趴下磕头,千恩万谢和尚救了她母子性命。就这样,和尚隔几天给刘寡妇母子送点粮食,为了感谢和尚给粮食的救命之恩,刘寡妇隔十天半月给和尚拆洗一下衣服,你来我往,情深意厚,一晃就是十几年。

       孩子慢慢长大成人,也懂事了。只因对母亲孝顺,人称刘孝子,刘寡妇到灵雨寺去,得趟水过河,夏天河水涨,走一步,晃三晃。冬天就更难了,水冷如刀剜,小脚蹦水难,不去心想去,一去脚冻烂。刘孝子见母亲双脚冻烂,只得背着她走,娘心痛得直掉眼泪。

       有一天,刘孝子对娘说:“娘,我大了,也懂事了,外人传闲话(指刘寡妇过河看和尚),娘别上灵雨寺去了。”刘寡妇说:“儿啦,儿啦,你说娘可是好人不?”“娘是好人!”“灵雨寺的师父是好人不?”“是不是好人,我不知道!”“娘知道,都是好人,就是冻掉脚丫,也要走走这条道!”“你要真走这条道,儿子给你修座桥。”“你要给娘修座桥,你就是真孝子了。”

       就这样,他记着跟娘说的话,天天搬石头,决心要修桥。夜间伴星星,白天顶日头,三百六十天,天天汗水流。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搬的石头足足够修起一座小石桥。娘看到孩子的满手血泡,心痛地哭了。乡亲们听说,刘孝子要修桥,都来帮忙,有的抬石头,有的抹灰,没有多久工夫,小石桥真的修成了。

       这座桥修好以后,谁也不知道修这座桥是怎么回事。只是来往行人,推车挑担的方便得多了。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能修一座石桥,也真不容易,一传十,十传百,名气越来越大,没有不透风的墙。爱传闲话的人说:“刘寡妇和灵雨寺的和尚怎么长,怎么短,这孩子修桥是让他娘找和尚方便。

        舆论压死人,舌头尖尖是杀人的刀。刘寡妇听到风言风语,想起和灵雨寺和尚的情意,暗中念道:“儿啦,儿啦,修了桥,断了道”。整日饭不思,茶不进,一场大病,没有几天就不行了。刘寡妇临死的时候,对儿子说:“儿啦,娘不行了,我死以后,叫灵雨寺的和尚来给娘念经”说完就咽气了。

       刘孝子看见母亲死了,就抱头大哭起来。糊涂的孩子倒恨起灵雨寺的和尚来了,要不是他,我娘也死不了。记着母亲临终的话,只得托人给灵雨寺的和尚报信去了,叫和尚给他娘念经。

       灵雨寺的和尚接到信,就连忙来到刘寡妇的家里。一看到刘寡妇死了,眼泪簌簌地往下直流。和尚越哭越难过,哭着哭着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上,趴下就磕头。就在这时候,刘孝子举起刀来,“啪”的一刀,把和尚的头给砍了。人们跑过来,一看满地是血,见和尚倒在地上,忙喊道:“哎哟,杀人了!出人命案子了。”

       爱管闲事的人一见出了人命案子,就赶忙把刘孝子捆了起来,问他为啥要杀人,他什么也不说。管闲事的人急忙把他送到县衙。知县听说出了人命案子,就赶快升堂问案。知县把惊堂木一拍,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杀人?”刘孝子说:“我就是要杀他。”知县吼道:“你为什么杀他?”再问刘孝子他什么也不说了。知县把刘孝子判了个“故意杀人”罪打入死牢。

       乡邻们都说刘孝子不坏,把他修石桥的事说了一遍。县官问:“为啥修石桥?孝子说:“修石桥为母行孝。”知县问:“为啥杀和尚?”孝子说:“杀和尚替父报仇。”知县这会真成了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只得悄悄对孝子说:“你从实招来。”那孝子说:“子不言母丑”。这时知县一问别人,别人才把这事说了一遍。县官觉着这事有点奇怪,就赶快打轿到保定府去见知府。

       知县把这场官事的来龙去脉,一五一十地给知府说了一遍。知府一听,拍案叫道:“你这地方出了大孝子了,和尚败俗,寡妇伤风,树个孝子正正名。杀和尚白杀,赶快把刘孝子放出来。知县赶忙从死牢里放出了刘孝子,知府用八抬大轿,披红带绿,吹吹打打把刘孝子接到知府府里。又派人把小石桥重修成大石桥,在桥上建立了“刘孝子碑”亲笔题了字。

       据传说,在大石桥修成不久,刘孝子趴在他母亲的坟上大哭起来,哭了一天一夜,哭死了。人们在大石桥一边修了个坟,叫“孝子坟”。寡妇苦,和尚冤,“孝子”石碑立桥边。“寡妇桥”的传说就这样世世代代地传下来了。

293017e404784cc09da7bbca645bd7fd

       这个传说己流传了不知多少年。寡妇桥究竟是哪个桥,是农大西门北边的清水河上的桥?还是一亩河上今八中门前的桥?人们说不清,只能一传十,十传百一代代传下去。笔者认为还是八中的桥较为可靠,那么河水就应是一亩泉河,而不是白草沟(清水河)。

        同时,这个传说也教育人们知恩报恩,孝与恩之间相互的关系。

作者:郝群峰 编辑:赵磊

延伸阅读